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  

联系我们

咨询热线:4000-186-148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惠河南街龙立东方大厦701室。

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大瀚讲堂 >

合同已签,事实已定,法律不可僭越

来源:未知日期:2019-12-25
前 言 导 读
  大瀚律师团队,是由精英律师+原优秀法官+原资深检察官+法学大咖共同组建的一支具有狼性的团队。专注疑难复杂案件代理,民商事纠纷案件中涉及房产买卖、合同纠纷、建筑工程、股权转让、股东出资、借款合同纠纷案件的一审和二审程序可以做风险代理,不成功不收费(再审、申诉、抗诉案件不接受风险代理),经济困难当事人符合条件者,大瀚为您可以垫付诉讼程序中发生的诉讼费、保全费、担保费、鉴定费、评估费、差旅费等费用。大瀚律师团队提供免费法律咨询、免费出具书面法律意见书免费制定案件诉讼方案,坚持“我们只做精品”的服务理念,团队协作,主任指导,认真对待每一起案件,绝不允许不公正的判决落在我们当事人身上!接下来,大瀚律师为您讲述“合同已签,事实已定,法律不可僭越。”
合同已签,事实已定,法律不可僭越
  案情简介
  1、某公司提交的购买钢材款欠款证明书、购买地脚螺栓的收据、马某工程所用钢材清单,证明马某、王某拖欠某公司材料款。马某对欠款证明书及钢材清单的真实性无异议,但不认可证明目的,其表示欠款证明书不能证明双方具有买卖合同关系,双方约定在钢结构工程完工或结算工程款后给付材料款,因某公司未给付马某工程款,号致彩钢和墙体没有施工;马某不认可收据的真实性,也不认可证明目的,其表示无法证明上述地脚螺栓是用于涉案工程。法院结合其他证据对其综合予以判定。
  2、某公司提交的钢材价格说明、领款证明单、付款凭证,证明某公司向第三方采购涉案部分材料的价格。马某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及证明目的均不认可,其表示付款凭证上没有供货方签字,也没有厂家,钢材价格说明是某公司自行书写,双方约定价格需要协商确定。法院结合其他证据对其综合予以判定。
  3、马某提交的某公司与环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通源公司)签订的《北京市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证明某公司承包新通源公司第一栋车间施工工程,总造价1423万元,双方结算方式是第一车间结构部分建设完成验收合格后除保证金外一次性付清。某公司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可,但不认可关联性及证明目的。法院结合其他证据对其综合予以判定。
  4、马某提交的某公司与马某、王某签订的《钢结构厂房制作加工合作协议书》,证明某公司将其承包的新通源公司第一车间的钢结构制作加工及安装工程转包给马某、王某,工程造价12233000元,某公司负责开发票和介绍人的劳务费,及时办理主合同的回款手续及与某公司的沟通和协调工作,且双方约定如某公司协助垫付材料款,在结算工程时,应付给万福利公司或从马某、王某工程款中扣除。万福利公司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可,但不认可关联性及证明目的。法院结合其他证据对其综合予以判定。
  5、马某提交其另案起诉某公司索要工程款的起诉状和答辩状,证明某公司未与马某结算工程款。某公司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可,但不认可关联性及证明目的。法院结合其他证据对其综合予以判定。
  6、马某提交河北省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民辖终某号民事裁定书,证明某公司与马某、王某之间的《钢结构厂房制作加工合作协议书》属于建设施工合同。万福利公司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可,但不认可关联性及证明目的。法院结合其他证据对其综合予以判定。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法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
  2014年8月25日,某公司与新通源公司签订《北京市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某公司承包新通源公司车间钢结构制作加工、安装施工工程,承包方式包工包料,工程总造价14230000元。工程定于2014年9月1日开工,2014年12月31日工
  2014年8月27日,某公司与马某、王某签订《钢结构厂房制作加工合作协议书》。双方约定:某公司将新通源公司车间钢结构制作加工及安装施工工程转包给马某、王某,承包方式包工包料,工程造价12233000元,工程定于2014年8月28日开工,2014年12月29日设工;材料由马某、王某先行垫付资金购买和料理,如果某公司协助垫付部分金或材料时,按当时市场价格核算费用,所垫付的資金或材料费,在结算工程款时,应付给万福利公司或从马某、王某的工程款中扣除。
  2014年9月19日,万福利公司与马春辉、王喜来签订购买钢材钢板欠款证明书,双方约定。
  案件分析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公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
  本案中,马某上诉主张一审法院的判決违反马某和王某、某公司签订的《钢结构厂房制作加工合作协议书》中关于付款条件的约定,万福利公司至今尚未和马某结算工程款,一审法院判决马某给付某公司材料款,违反双方签订的合同,亦显失公平。对此本院认为某公司提交的欠款证明书明确约定了钢材总价款在双方签订的钢结构施工合同项目完工或建设方给付工程款时结算付清,而某公司与马某、王某约定的工程期限为2014年8月28日至2014年12月29日,万福利公司提起本案之诉距离约定的工程完工期限已有四年,且马某也已就该工程款另案提起过诉讼,故马某再以施工项目未完工、某公司尚未结算工程款为由拒付货款,于法无据,马春辉上诉还提出一审法院违反法定程序,故意偏担某公司;本案属于建设施工合同,应当属于施工地专属管辖;公告的起诉状,没有起诉要点,影响王某的答辩权利;一审法院在安排庭审及提供证据等方面违反法定程序,故意不给马某准备的时间;及一审法院认定公告费负担有误。对比本院认为,马春辉并未提交充分证据证明一审法院存在严重违反法定程序、足以影响案件公正审理的行为;对于诉公过程中因公告发生的费用的负担,依照法律的规定应当由败诉方负担,故一审法院认定由马某负担并无不当。
  综上,马某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
  大瀚给您的建议及法律依据
  如果您在房屋买卖方面有疑难问题应第一时间咨询律师您可以随时拨打以下电话400-0186-148

所属类别: 房地产案例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租赁房屋、拆迁补偿